To lay aside”paradox”,to discuss”meaning,contradiction and
self-reference”

内容提要:完全抛开“悖论”,首先浅谈几个较为简单的问题,大家便容易明白“悖论”是什么。其次,摘引多个论者的叙述片断,借此评析和澄清“自涉”的一些问题。

——”Russell’s paradox”for a hundred years Abstract:I attempts to lay
aside completely “paradox” in this paper,first ofall,to talk about some
relatively simple problems,thus It is what that all understand easily
“paradox”.Secondly,I shall quote some statements of many
researcher,comment on them and clear problems of “self-reference”.

关键词:语义/价值/矛盾/自涉/悖论/meaning/value/contradiction/self-reference/paradox/context
slowness/context sensitivity/complex proposition fallacy

悖论权威伯奇提出“语境敏感”方案来消解“强化谎者”悖论[1]。我们曾为文严厉批判他的“回避矛盾”[2]。有论者来信提出宝贵意见,这激发我们把“悖论”问题大为简化,形成上篇。

近10多年来,我们在国内多次为文指出“西方自涉悖论的大误区”,渐渐得到一些论者的支持。但是,仍然未受到另些论者的重视。我们觉察到,对西方“自涉悖论”研究愈深刻,愈难理解我们有关的常识性论述。本文摘出一些论者的叙述片断,再次略作澄清与补充,形成下篇(一般论者的注释从略,详论可参看拙文和注释[3])。

自从罗素于1901年提出“罗素悖论”以来,引发了历史上悖论研究的第三次高潮,迄今刚好一百年,热潮仍未止息。我们自认已经简明地消解了“说谎者”这个悖论“老二冠”和“亦此亦彼”这个悖论“老大冠”。所以,我们谨以本文作为“罗素悖论”的百年祭!

上篇

一、评伯奇的“语境敏感”方案[1]

伯奇是通过把真值谓词视为一种单义的索引词而引进语境因素的。比如像“我”这样的索引词显然是单义的,然而从不同的口里说出来却有不同的外延。

评析:这就是说,“我”一词只有一个标准用法:指说者自己。不同的人a、b、c说同样的“我是中国人”,实质上P可分为P1、P2、P3,而有不同的值:真、假、不确定(假如c的血统复杂或国籍不明朗)。

与之类似,把真值谓词视为具有单一意义而非固定外延,即外延为其使用语境之函项的索引词,是和日常思维的素朴直觉完全相容的。评析:很对!这就是说,依同理,“真”一词也是只有一个标准语义,而随“语境”不同而改变“真值”。

而一旦这样处理,说谎者问题便可迎刃而解:面对“本语句不是真的”这样的语句,我们起先因为由它引至矛盾而断定它不是真的,然后又因它言其所是而断定它是真的,我们前后两个断定的相互否定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这里的谓词“真的”和整个语句的使用语境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即前后两个“真”已具有不同的外延。若把这种变化表征出来,可以刻画为说谎者语句不是真的,却是真n+1的(其中下标数字代表隐含的索引元素)。这样,自然语言中的说谎者就无从建立了。评析:首先,我们把他的“回避矛盾”极端化。a说“现在下面而又不下雨,这是矛盾,是逻辑之大忌,为求真所不容许(禁止、限制、拒斥、排除、不允许)。于是,我们提出“人、地、时”语境敏感方案:当a说P,之后又跟着说~P。在这“一瞬间”,a已经分开成为a1说P,a2说~P。于是乎,自相矛盾不复存在!

问题在于,“仅是矛盾”存在则又怎样?要认真对付的是“矛盾被证”。而我们的方案既能保留A,又指出“强化谎者”悖论P犯“复合命题”谬误,消解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