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高峰有一只乌鸦,生得一身漆黑,天天飞到西湖上去照照自己的影子。觉得非常好看,便赞美自己说:

头戴乌纱帽,身穿黑衣裳。镜里照一照,好个少年郎。谁家有小姐?待我讨来做新娘。

一天,百鸟仙子请乌鸦吃酒,有白鹅、白鸡、白鸭、白鸽做陪客。乌鸦坐首席,白鹅不服,讥笑乌鸦说:

满堂客,个个白,只有乌鸦身上黑。

白鸡连忙和了首:

满堂客,个个白,身儿黑的心也黑。

白鸭高兴极了,也唱道:

满堂客,个个白,白是客来黑是贼。

乌鸦气得脸上通红,百鸟仙子怕他们闹起来,便调解说:

不分黑与白,一家南和北,除了主人都是客。

乌鸦听了主人说出公平话,也就算了。可是受了这顿骂,心里便有些羡慕小白脸而看不起自己的黑羽。看看白鸟中只有鸽子没有骂他,便问鸽子如何可以把黑羽变成白羽。鸽子说:

变颜色,我晓得,天河里面漂得白。

乌鸦信了鸽子的话,便飞到天河里去洗澡。好容易飞了几年才飞到。他一到,便起早落夜的在天河里洗羽先,连羽毛都洗脱了许多,还是一身漆黑,一根白毛也没有。天河神来提醒他说:

乌鸦生来黑,天水洗不白。

乌鸦听了天河神的劝告,便飞回家来,一路埋怨鸽子说:

鸽呀鸽,骗人贼,脸儿白的心里黑!

唱了末了一句,忽然撞着一位白发老翁。乌鸦向他道歉说不是骂他而是骂白鸽子,便把想变白鸦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翁,老翁深表同情说:我帮助你变一变。说了,便捧着白胡子摇了一摇,刮阵西北风,雪花满天飞来,乌鸦一忽儿就变成白鸦了。老翁警告乌鸦说:路上要留心一位圆脸公子,不可和他闲谈。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