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12日下午举行记者会,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同台亮相,回应中外记者关心的金融热点问题。

刘士余首秀稳预期

“接地气,专业而谨慎”,这是刘士余给在场多位财经记者留下的印象。在12日的记者会上,一些热点甚至敏感问题是绕不开的。这次记者会上,对于普遍关注的问题,刘士余都做了正面回应,并给出了信息量很大的回答,稳定了市场预期。在这一系列回答中,人们不时听到一些形象的比喻。比如,把股市异动时的持续下跌比喻成“油罐车下坡路上刹车失灵”,比如,用“美丽与残酷”“此事古难全”来形容市场有涨有跌等等。

据了解刘士余的人士讲,刘士余参与了大量与资本市场有关的工作,并在有些工作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因此对资本市场十分熟悉。“以他在资本市场的积淀,再加上低调务实的作风,使得他能够真正了解市场的声音,让资本市场未来的改革举措更加接地气。”该人士说。

图为尚福林、刘士余、项俊波步入会场。新华社发

证监会:

希望大家买股票是误读

任职证监会“尚未满月”的刘士余12日首次正式亮相记者会。在之前几天的两会进程中,刘士余一直谨言慎行,即便被媒体围追堵截,仍然惜字如金。这也让此次记者会备受关注,人们都期待更多了解这位证监会新掌门的所思所想。

“我到证监会上任22天了,还没满月,但我深感责任重大,而且越来越重。我一直奉行少说多做的理念,但资本市场是要求公开透明的,所以作为证监会主席,该说的还是要说。”开场白中,刘士余幽默地用这句话表达了自己对证监会主席言行的理解。

刘士余巧妙地借机澄清了一个近日流传颇广的说法。刘士余表示,“希望大家买股票”的说法是误读。“大家可能都记得3月8日那一天有一个‘传说’,说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希望大家都买股票、希望大家都不要卖股票。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我在香港团说,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但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也许是‘乡音未改鬓毛衰’,乡音难改,我的口音太重了点,今天我会更准确地发音,希望在座的各位媒体朋友能够更准确地传播。”

注册制不可单兵突进

当记者问及股票发行注册制还搞不搞时,刘士余表示,注册制必须搞,但配套的规章制度,研究论证需要相当长的一个过程,注册制是不可以“单兵突进”的。

刘士余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注册制改革,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等等。“我理解这几项改革不是孤立的、独立的而是相互递进的关系。也就是说,把多层次资本市场搞好了,可以为注册制改革创造极为有利的条件。”不过,推行注册制,在刘士余看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他认为,注册制改革需要一个相当完善的法制环境,但配套的规章制度,研究论证需要相当长的一个过程。与此同时,他强调,无论是核准制还是注册制,都必须实时秉承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真诚理念,对发行人披露内容进行严格的真实性审查,这一点即使将来实行注册制了,不但不能放松,而且必须加强。

未来几年不推熔断机制

对于熔断机制的叫停,刘士余表示,这一机制根本出发点是防止股市巨幅下跌,但反而起到了助跌效果,在实施的时候可能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主体结构考虑欠周。“教训是我们要在不断扩大开放的全球化环境当中,资本市场的制度安排重构要吸取世界上其他国家好的做法、成功的经验,但是每一项改革必须牢牢地立足中国国情。”刘士余表示,单从投资者结构角度来讲,我国的中小投资者占绝对主体的市场体系,这一点在世界上是不多见的。但未来几年,市场投资主体结构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所以未来几年我国也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较长时间内中证金不会退出

当记者问及去年救市的中证金何时退出时,刘士余表示,“我还没有考虑这事,未来的较长时间内,谈中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关于股市异常波动问题,刘士余说,去年股市异动中采取的措施防范了系统性风险,为修复市场、建设市场、发展市场赢得了时间。这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所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改革目标,也符合国际惯例。

反思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刘士余说,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是一个重要原因,包括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成熟的交易者、不适应的监管制度。对此,证监会必须深刻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加快改革,转换职能,全面加强监管,促进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他强调,资本市场发展必须坚持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根本方向,不能动摇。“今后,当陷入市场完全失灵,连续失灵的情况时,仍然应该果断出手。”

银监会:

下调中国评级是误判中国银行业

针对最近一些评级机构下调了中国的主权评级和部分金融机构的评级展望,尚福林认为,这是对中国银行业运行情况的误判。

尚福林介绍,截至去年底,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是13.45%,不良贷款率是1.67%,拨备覆盖率是181%,不少指标都优于一些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中国银行业风险总体可控,我们要做的就是更加注重防范风险,防患于未然。”

他认为,银行业仍然需要提高资产质量:银行业要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和不良资产收益权的转让试点。

对于银行可能存在的风险,尚福林表示,要加强防范信用风险,对于产能过剩企业和“僵尸企业”,实行实名制管理,成立债权人委员会集体确定增减贷款,合力解决企业困难;要加强防范金融产品风险;要加强防范流动性风险;要加强防范外部风险,筑牢银行业、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和民间融资活动之间的防火墙;加强防范内部操作风险。

尚福林表示,已经开业的5家民营银行试点运行总体平稳,又有12家民营银行进入论证阶段。银监会按照审慎积极原则推进民营银行试点工作,现已进入常态化审批程序。

保监会:

险资举牌上市公司总体风险可控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12日说,目前,国内险资在资本市场对上市公司的举牌行为总体风险可控。

项俊波说,到去年年底,共有10家保险公司累计举牌了36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投资余额是3650亿元,占整个保险资金运营的余额是3.3%,比例很小。平均持股比例是10.1%,涉及的36家公司中有21家是蓝筹股,投资余额占全部被举牌股票的93%。

项俊波说,对于保险公司举牌上市公司股票要客观看待。一方面加大股权投资是今后一段时间内国家发展直接融资、支持资本市场发展、降低宏观经济杠杆的大方向;另一方面也要对少数公司举牌行为可能引发的风险保持警惕,防止投资激进所带来的流动性和期限错配等潜在风险。

下一步,保监会将持续关注和监测险资的举牌行为,强化监管措施,加强风险预警和管控,确保在规则允许和法律法规的框架下来进行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