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两会发布

金融

昨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主题为“金融改革与发展”的记者会。

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就互联网金融监管、人民币汇率、不良资产证券化、首付贷等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资本流入流出在预期范围之内

金融市场波动问题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如何评价跨境资本流动带来的风险,跨境资本流出在今年的趋势将如何”等问题被媒体抛出。央行副行长易纲对此表示,资本流出大部分是“藏汇于民”,资本流入流出在预期范围内。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也透露,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的趋势是“在收敛”。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坦言,“某阶段资本流入多、个别阶段资本流出多”的现象不奇怪,要对问题具体分析。

在他看来,中国资本流动很快会趋于比较平静、正常的水平。他解释称,中国经济仍能保持6.5%到7%的增长,而经过改革和整顿,中国金融市场也开始走向正轨。

副行长易纲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补充,他说,目前资本的流入流出在预期范围内,201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下降5000亿美元,而在2013年,外汇储备增长了5000亿美元,“资本的流出和流入大部分是正常积累起来的经常项下的顺差”。

“从过去几个月的情况看,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的趋势是正在收敛”,潘功胜举例称,结售汇逆差2月份比1月份减少50%,涉外收支逆差2月份比1月份收窄50%;外汇储备去年12月份减少1080亿,1月份是995亿,2月份是286亿,“多个指标都表现出跨境资金的流出是在收敛的,在向基本面回归”。

资本流出大部分是“藏汇于民”

“大家担心流出这么多,都流到哪儿去了。”易纲表示,流出的资本大部分可用“藏汇于民”解释。所谓“藏汇于民”,即把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通过市场购汇的方式,被企业、银行、居民买走,从中央银行持有的外汇储备变成民间企业、金融机构和家庭持有。

他以“企业和居民在境内的美元存款”举例称,该部分存款在2014年增加1000亿美元的基础上,2015年又增加了几百亿。他解释称,中国的金融机构为应对不确定性,增持了美元头寸,在2015年金融机构增持1000亿美元的头寸;此外,企业也注重优化资产负债表,去年企业共偿还约1000亿美元的贷款,这也反映为一部分资本的流出。

“从整体来讲,由市场优化资产负债表所产生的对美元的需求是有限度的”,易纲解释称,企业、金融机构持有美元的需求是有限的,企业还是要把美元换成人民币来发工资、买原材料,“我觉得在未来资本的流入流出还会是一个比较正常的范围内”。

金融市场波动开始回归正常

在回答金融市场的波动问题时,周小川说,没有必要急着去买美元,市场情绪有时会波动,但过段时间对市场的分析会回归正常和理性。

周小川解释称,导致金融市场情绪动荡的因素很多,中国面临下行压力、国际上欧洲和日本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美联储加息等都会对市场情绪有影响。

但同时,周小川认为,不管事件如何变动,突发性事件后会有“逐渐回归”的过程,此后市场会更加注重更基本的经济分析,包括对“经济增长潜力究竟如何、未来金融市场是一直大幅波动下去还是会逐渐走向正常、中国的外汇平衡究竟主要是看市场情绪还是国际收支平衡”等问题的分析都会趋于正常。

周小川说,这段时间会有回归正常、回归理性、回归基本面的趋势,“我认为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这个趋势会继续下去”。

关键词

房贷政策

房地产仍面临较大去库存压力

记者会一开始,有记者就抛出了民众关心的“房贷政策与去库存”问题。

周小川坦言房地产面临去库存压力,他同时表示,住房金融政策要考虑全国总量。目前状况是房价出现很大分化,“从全国总的平均来看,房地产仍旧面临着比较大的去库存压力”。他透露,2015年建成未销售的房屋面积为7亿多平方米,比2014年增长约15%。此外,也要考虑到目前国内房价出现很大分化,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较猛引发关注。

针对商业银行的信贷政策,周小川建议,商业银行要作出判断,了解客户偿付能力和金融风险,使政策适应不同地方变化,同时考虑住房信贷的可行性和所面临的风险并进行评估。

潘功胜透露,目前中国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个人住房贷款占整个贷款的比例约为14%,不良贷款比例为0.38%,低于整个银行业1.7%左右的不良贷款比例。在首付比方面,即便按照调整以后的20%最低首付比,和国际上横向比较来看也是较为审慎的,他说,1月份首套房的首付比普遍在35%以上,二套房实际首付比在40%以上。

潘功胜认为,目前全国房地产市场形势是“总量过剩、区域分化、容量过多”,他表示,7.2亿平方米的库存,70%分布在三四线城市,住房信贷政策必须与全国房地产的形势相匹配。央行将因地施策,如去年以来北京、上海几个一线城市必须执行原有的政策。

房地产首付贷

清理打击“首付贷”等行为

针对近期多地P2P平台推出“首付贷”问题,潘功胜指出,房地产中介机构、房地产开发企业自办的金融业务、或者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没有相应资质属于违法经营,央行将对此进行清理整顿。

潘功胜表示,央行对房地产中介、房地产开发企业利用互联网金融平台所从事场外配资,和P2P为主体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相结合从事场外配资,态度明确。“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地产中介机构自办的金融业务没有取得相应的资质,是违法从事金融业务,并存在自我融资、自我担保、搞资金池的现象。”

潘功胜指出,房地产中介机构、房地产开发企业与P2P平台合作,所提供的“首付贷”产品不仅加大了居民购房的杠杆,削弱了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增加了金融风险,同时也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风险。

下一步央行将与相关部门一起,结合即将开展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对房地产中介机构、房地产开发企业,以及他们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开展清理和整顿,打击提供“首付贷”融资、加大购房杠杆、变相突破住房信贷政策的行为。

互联网金融监管

将成立互联网金融协会

去年,不少网贷公司传出老板跑路,造成了不少投资者受损,关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问题和讨论也多次见诸报端。对此,周小川称,由于失败导致跑路的主要集中在P2P网贷环节,“这些还都是新生事物,出了事大家都希望加强监管,但究竟行业应该是什么样的规矩,怎么样监管还正在探索”。

他表示,互联网金融发展很快,出现很多新的问题。去年出台的相关文件还没有真正落实,就又出现了新的挑战。周小川认为互联网的自律管理和整治很重要,“要成立互联网金融协会”。他透露,上述协会已经筹备了一段时间,在未来若干天会正式挂牌成立。

而在互联网整治方面,周小川的态度是,对于一些风险意识不强、经营过程中由于自己不谨慎而出现问题的情况,未来要通过规则和监管来引导他们走健康的路。

货币政策

不倚重货币政策实现经济增长

在回答记者提出的“未来经济增长目标是否会导致货币政策保持宽松”的问题时,周小川表示,未来还会采用“比较稳健的货币政策”。

周小川解释,从人民银行角度来看,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和储蓄率有关,“储蓄会投资,投资会形成新的生产能力,形成新的生产能力会使GDP有所增长”。同时,他强调,中国已决定更多依靠内需,不会过度依靠出口实现GDP增长,净出口在GDP增长中的贡献率也不如之前。因此,有些货币政策,包括用汇率政策刺激出口,对中国GDP的增长和实现未来的目标所起的作用不大,所以不会倚重这个。

在谈到未来的货币政策时,他透露,如国际国内没有大的经济金融风波,未来会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必要采用过度的货币政策刺激的办法来实现目标,“依靠稳健的货币政策,并配合其他宏观调控,就可以实现经济目标,不必采取额外措施”。

不过他也称:“如果国际或者国内有什么重大的变故性的事件,货币政策是要保持灵活性的,要应对各种冲击、各种事件的产生。”

易纲对增长率来源补充说,一是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还在继续,未来五年,城镇化进程比较明显。二是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力还在稳步提高。此外,中国的改革和开放释放红利,配合中国将转型为以内需为主、以消费为主的经济拉动,未来预期的增长率可以实现。

不良资产证券化

额度不大且只是试点

周小川在记者会上表示,没有必要突出不良资产证券化的问题。

周小川解释,证券化的实质是市场化操作和市场定价,他说,卖出去的不良资产要根据不良的程度、买家对于未来回收的程度等进行市场定价,定价过程中会低于资产的名义价格,“这种操作也是可以的,但是也不必夸大,因为这个市场也不一定是很大的”。

就不良资产证券化的风控问题,潘功胜也透露,目前“只是试点,挑选了少数管理水平比较高的大型金融机构开展试点,而且初期试点的额度也不大”,同时,央行在整个政策框架的设计上会严格防范风险。

“我们要求产品的设计要简单透明,不能搞多层证券化,不能搞再证券化。要坚持投资者的适当性原则,不能卖给个人投资者,只能向机构投资者出售。”潘功胜说,既然风险自担,就要防止发行人的道德风险,措施包括建立信息披露制度,和加强对发行人、评级机构、中介机构的规范管理,督促他们切实履职。

账户管理

非银行账户7月1日运行

人民银行对于“账户管理的基本思路”也备受公众关注。对此,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央行将从4月1日开始运行新的银行账户体系,7月1日开始运行新的非银行支付账户体系,以适应消费者日益多样化的、个性化的消费支付需求。

他介绍称,支付账户分两大类:一类是公众到银行开设的银行账户;一类是随电子商务发展和公众日常小额支付需要而不断发展壮大的第三方支付,也称为“非银行支付账户”。

范一飞透露,去年央行加大了对银行账户及支付账户分类管理的力度,在银行账户方面,央行在现有的个人账户基础上增设了两类功能依次递减的账户,而在支付账户方面,央行按照实名强度以及支付限额分为三类,功能逐次增强,范一飞表示,要把整个账户体系初步建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