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在“救市”初显成效之际,一则“证监会研究救市资金退出”的消息却再度把当时的A股打入深渊。虽然官方随后数度辟谣,但“救市资金退出”已和“注册制推出”的消息一样,成为市场谈之色变的另一只“老虎”。

他强调,这几个“逗号”说明这几个改革不是割裂的选项。换而言之,注册制是要做的,但不会单兵突进,需要相关的配合条件。

第二问要求刘士余介绍其对过去一年官方“救市”的看法:

2015年,伴随着A股从“大涨”到“暴跌”,许多股民都经历了人生“悲喜剧”。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希望姓名与“牛市雨”谐音,属相也是“牛”的证监会新主席能推动A股不断“走红”。

A股市场近来似乎到了谈“注册制”色变的程度。这一改革事项已被官方写入政治文件,亦使官员感到“纠结”,说推进容易动摇市场信心,说不推进又与政策不符,以至于有官员向记者强调:“我没说注册制延迟也没说正要做”。

“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逗号’!推进注册制改革,‘逗号’!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刘士余把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关于注册制改革的表述整段朗读,并提高音调读出句中的标点。

注册制推不推?——推,但不会单兵突进;救市资金撤不撤?——不撤,较长时间内都不会撤;熔断机制还搞不搞?——不搞,未来几年都不会搞。

对于投资者损失,他表示“老百姓挣钱不容易”、“感觉身上担子很重”。所以,刘士余强调官方当时紧急出手修正市场有必要。

对于当时形势,他打了个比方,“就像一辆重载油罐车在下坡路上刹车失灵,轻则车毁人亡,重则引发森林火灾”。

对于熔断机制是否会“回炉”,刘士余强调,“未来几年,我们也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虽然自我调侃上任22天“尚未满月”,但在仅有的三次答问间,他已经开始努力求解近来持续困扰中国股民的三大“心结”。

首次见记者,刘士余系上了红领带。事实上,今年2月22日刘士余上任首日,A股就曾以近百只个股涨停的“红盘”相迎。不过新主席与市场的“蜜月”似乎只持续了三天。“注册制启动”的传言25日把沪指砸落6%。

直面难题的同时,刘士余亦不讳言监管层工作失误。对于“短寿”的“熔断机制”,刘士余坦言有教训,“客观上造成了助跌的效果,制度运行的结果与推出这项制度的初衷基本背离”。

“坦率地告诉你,我还没考虑这件事”,刘士余当日明确,未来较长时间内,谈“救市资金”退出都为时尚早。这句表态后,现场响起掌声。

对于股指震荡,刘士余说“山有多高,谷有多深,泡沫怎么吹起来的,就会怎么破灭”。

12日记者会第一问正是“注册制搞不搞”。刘士余用特殊方式回应:

三次答问直指三大心结,刘士余的首秀为他迎得掌声,不过市场是否买账还要到周一见分晓,其能否得到更多的点赞,则需要更长时间的考验。

中新社北京3月12日电
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12日现身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参加其履新后的首个记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