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虹谈到,由于实施计划生育因素,我国出生人口起伏过大,政府举办托儿所往往建设周期长、成本高,高出生人口时供给严重不足,低出生人口时又大量闲置。家庭托儿所具有规模小、成本低、转型灵活的特点,可以很快解决入托难的问题。以北京市为例,城市中曾经允许家庭举办托儿所,为政府分担困难、为家庭减轻负担发挥了很好的作用。随着近年来政府各部门强调规范化管理,目前大部分已经关闭。现在随着二孩家庭的增多,应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家庭托儿所,缓解目前社会的供需矛盾。

根据2012年国务院颁布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幼儿园则只招收年满3岁的儿童。由于城市托儿所数量不足,随着我国政府全面放开一对夫妇生育二胎政策,生育年龄的普通双职工面临的婴幼儿看护难将成为普遍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邓小虹建议,由政府相关部门牵头研究制定举办家庭托儿所的措施,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解决托儿所严重不足、3岁以下儿童照料困难的问题。